初雪不过江流川

分类:新闻资讯 作者:原创文章代写 发布:2015-03-20
代初雪出生在风城,这座城市的名字在初雪看来有那么一些表里难合的意思。城市有风,可是更多的是香樟树。当风吹过的时候,路旁的香樟树便轻轻拂动,把落下的阴荫切割成大大小小不规则地图案。而代初雪很是喜欢细细碎碎的阳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她总是在放学回家的林荫道上一路像一个小孩子砰砰跳跳地回家。

遇到江流川就是在这条两旁都种满香樟树的道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一种巧合地安排。总之这场并不精妙的安排倒是在马马虎虎中让初雪的轨迹脱离了不少。

代初雪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的妈妈一直都在家里埋天怨地地叫喊着说。“天哪!初雪,你要是永远都这样那我岂不是要养你一辈子,你还是赶紧读完高中然后上大学,要离我远一点才可以飞翔。”

代初雪总是很难过地对着她妈妈怒道,“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有你这样和女儿说话的妈妈吗?我看你老了以后还巴不得我整天呆在你的身边呢”。

代初雪在学校的行为总是有些让人诧异和惊奇,比如说咬手指这个习惯是在初中的时候才改掉的,高一的时候拿着《安徒生童话》读的津津有味,走在路上老是东看看西瞧瞧并且还一度的以跳绳地姿势跳到家里,幸亏林正英大师死的早,要不然代初雪说不定就是其铜钱剑下的亡灵了。

遇见江流川那天,在外人看来是很稀疏平常的一天。而恰恰那天代初雪倒霉的要死,心里气得直骂自己会看黄历的爷爷过早的西去。

代初雪为了可以上外界传说的市级性示范高中的A中,在中考那段时间可没少牺牲各类除了学习意外的时间。昏天黑地地在题海中翻江复浪后,代初雪还是惊险的以高出A中录取线分数仅仅几分被录取的。

但是,第一天上学代初雪就迟到了。代初雪醒来的时候,她妈妈正悠哉悠哉的拿着锅铲在厨房准备早餐。代初雪起床时大叫一声糟了,吓得她妈妈锅铲都掉到了地上。她妈妈气冲冲地从厨房冲出来,直想掐着代初雪的脖子问她是不是撞邪了。

代初雪看到来势汹汹的老妈。也顾不得小时候背的道德经里面的百善孝为先了。直接和老妈针锋相对起来“老妈啊!你怎么就不叫我啊?你看都几点了?”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中,也不管她老妈在身边就横冲直撞的冲出门去。她老妈站在原地一愣一愣地,显然是被这阵势给吓唬住了,十几载来做事的效率怕全部都集中在这一次了。突然想起点什么,也冲到门口喊道:“带点早餐啊!”

可是,她显然低估了女儿的运动细胞,出门一看早就没了人影。

代初雪一路狂奔到学校,引得那些挤公交的白领羡慕不及。交通方面的专家经常会说,当速度过快时发生车祸的概率也会上升。代初雪显然只是从字面上理解了这段话的意思,因为这段话没有提及到人撞人会引起的人祸。

很不幸的是代初雪狂奔到校时刚好听见上课铃,于是她又赶紧加速的冲向教学区。但是,在转角的地方却闯了祸。照说转角的地方该是幸运的,因为转角遇到爱吗!可惜,代初雪没有遇到爱,却遇到了祸。把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得人仰马翻,而且手里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代初雪也被撞得眼冒星花,但是一想到迟到了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罪恶之感,爬起来看也不看那人一眼直接丢下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要迟到了。”就往教室冲去。那人起身,看了看代初雪的背影,追赶不及就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转而拾起散落的文件。

代初雪赶到教室的时候,班主任正在上面讲话,班主任看代初雪跑得满脸通红。鉴于是第一天也没有太为难她就让她进去了。来晚了,前面已经没位置了,代初雪只好坐在了后面。但是,前面一些同学却在窃窃私语,甚至发出笑声而且目光无一不是朝着代初雪的。代初雪感到纳闷至极,放下书包的时候全然明白了。自己在慌忙之中,居然拿出书包了。这是她小时候装洋娃娃的书包,是一只粉红色的而且正面还是Hello Kitty。

代初雪看到自己所背的书包之后,一下子囧得恨不得全身都缩到抽屉里去。她拉开拉链,一看之下赶紧死死的捂住,里面全是她的一些布娃娃。这时旁边有一个男生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代初雪尴尬地死去活来。

幸亏那个不怀好意的男生怀着好意的递给了她一本书,勉强可以把早读混过去。还好是第一天,为了以后的熟络老师都没有上课。万幸的是代初雪可以用这本书混一个早上,最后一节课因为没吃早晨已是饥肠辘辘但又不好意思发作所以就只能趴在坐上挨着等放学。

放学后还书,代初雪礼貌的说了谢谢。而那个男生却看她的书包发笑,其奸相在代初雪看来真的很想不顾形象的痛扁一顿。不过,好歹人家刚才也伸出了援手。所以还故作欢笑地问了他的名字,算是她在这班交的第一个朋友吧。易浱,名字挺不错的。

代初雪因为是背这样一个卡通书包来读书,所以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抱着书包匆匆地穿过人群。来到校外之后才用背着,而且还走得特快。其理由有二,一是想赶紧回家吃饭。二是,这书包实在给她蒙羞巨大。

到了那条种满香樟树的林荫道上后,代初雪就故意为之的走慢一点。这里空气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是可以沁人心肺。而就在这时忽然发现前面慢慢地的走着一个人,其步速慢的用挪最为合适。

代初雪的饥饿之感已经大举入侵五脏,所以再怎么好的风景也不可能细细品味。法律上可没有能以秀色可餐为由把对方煮吃了而不犯罪的,不过眼前的物色倒真有几分姿色。干净白洁的衬衫,单肩背包斜斜地挂在左肩,一条白色的耳机线在肩膀处隐去,浅浅的青发在斑驳的碎光下熠熠生辉。

但是,这一切都敌不过回家的诱惑。代初雪还是很理智的走在了他的前面,几步之后,后面的突然追了上来。代初雪第六感觉告诉她,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接近,准备逃离之时,那个物体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代初雪胆战心惊的看着他,四周又很少有行人走动,万一遇害,呼救不及。明净的脸庞,青涩的短须,一个字,帅。代初雪心中想到,请劫色吧,我是自愿的。

那张帅气的脸庞,开口了。“你不就是今天早晨慌慌张张撞到我后,而又迅速跑了的那个吗……”代初雪恍惚之中才想到,完了,这篓子捅大了。

但是,他把我形容成那个是什么意思?代初雪羞愧的低下头,辩解道:“我好想不认识你啊!”

没想到对方直截了当说道:“你的书包,我印象特别深,相信高中再也找不出第二只这种书包了。”

代初雪气得要死,又是这只该死的书包。谎言被戳穿,更加的无地自容,更可恶的是这时候肚子却不识好歹的叫了起来。使得代初雪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前面的这个人的怀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代初雪不好意思说了句对不起,还辩解说真的是因为要迟到了。

那个人没有生气,反而从书包里掏出一块面包和一瓶水递给她说道:“饿了就先吃吧!”

天呐,绝世好男人不仅仅汇集了天下男人三分的帅气,还有三分的体贴,要是再有三分的……..想想代初雪就发笑,笑的有点儿莫名其妙。

只到前面之人纳闷的看着她,还说了句。“怎么,不喜欢吗?”这才把代初雪拉回现实,代初雪感到自己的失态微笑地接过,小声的回答说了一句谢谢。

代初雪接过以后不管不顾地撕下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真的是太饿。其形象犹如一匹饿狼一般,而那个男生始终保持微笑地看着她,眼里充满着爱抚。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后,代初雪便开始咳嗽,那个男生赶紧帮她把水瓶盖拧开。代初雪喝了几口后好受多了,一想到自己刚才如此不顾形象的吃东西她不禁脸红起来。

男生看她吃完以后,比较温柔的问道:“还要吗?我这里还有。”说着就准备再去拉开背包的拉链,代初雪连忙说道不必了。还一个劲的感谢。

男生问她名字,她如实的说了,还说自己在哪一班。

男生听了以后,戏虐性的说道:“那你可是学妹了,我叫江流川,高三的学生并且还是学生会的主席。”

在代初雪看来江流川说自己是学生会的主席一点儿也不自恋,因为这么帅气阳光的男生应该要拥有非凡的自信才行。

到下一个交叉路口时,两人因为家庭住址不同便要各行其道。

代初雪顽皮的说对着江流川说道:“江流川,谢谢你,我会去学生会找你的。”

江流川瞪了代初雪一眼说道:“要叫江学长,没大没小的。”说着顺势敲了一下她的头,还不忘吩咐下次不能再叫江流川了。

“知道了,江流川。”说完代初雪就鬼灵精怪地跑了。

江流川突然意识到什么,无奈对方早已扬长而去。

代初雪自从认识江流川之后,只要听见三个字中的任何一个字首先在脑海里呈现的绝对是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学校的大红榜上总是少不下江流川三个字,而且他的事迹在学校简直就是一个传说。

代初雪旁敲侧击的在一些同班同学的女生那里打听到了不少江流川的信息,这个人在A中就是神乎其神的存在。每一个事迹在学校都是火山喷发,势必要沸沸扬扬才会罢休。代初雪的同学警告代初雪说,劝你不要妄想,老老实实和我们一样做一株仰望着那颗大树的小草就好了。

江流川,本市江氏集团的独子。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从小学到高中一直保持年纪第一至今无人超越。本校的许多教学设施由江氏集团无偿捐赠,每年有一部分贫困生的名额由江氏集团出费用。江流川本人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仅功课无人能及,连体育也是个个挂优。总之,是学校十年不遇的人才。

这就是江流川基本的资料了,再要详细的班上的女生也不可能知道了。

代初雪知道江流川是学生会的主席,于是就想方设法的杀进学生会,无奈经常惨败。理由简直就是闻所未闻,比如,你还是新生,你是个女生。这些比比皆是,就算人多想要剔除也不可能找这些不足为据的理由吧?

在代初雪气急败坏之际,那个借书给他的易浱突然站出来献上一计。堪称精妙,代初雪不费吹灰之力之力便进了学生会。此人有大谋对自己又有大恩,焉能不请他到外面去刷一顿?

无奈这厮天生一副痞子样,直叫嚷道:“区区小事,何以大恩?”

代初雪微笑地说道:“对你是小事,对我就不同了。”

这厮一听,得寸进尺的说道:“若是大恩,岂能不以身相许就报答?”说完,贼笑贼笑地看着代初雪。

代初雪脸上一红,无语之极。戏虐地怒道:“再要胡说,分道扬镳。”

易浱拿她没办法,直接来一处《醉翁亭记》呼道:“进入学生会乃意之不在会上,关乎某人关乎某人啊!”

代初雪被他如是一说,想到江流川立刻脸上滚烫到飞红,此句正中心头,不知这厮是从何得知?但是却不能为之动容,不然就是原形毕露,到时候若是功亏一篑岂不让同行贻笑大方?

于是,代初雪说道:“再说,再说就没得吃了。”

一语威胁而出,立马安静如初。

代初雪知道易浱已知自己的小心思,虽然他是男生但是还是要防着一点。现在的社会不是流行什么,只要是真心相爱,年龄,身高,空间甚至是性别都不是问题。这句话直接囊括和预示易浱和江流川是有可能的,虽然想起来是有点儿恶心,可是不得不防。

代初雪从小就对行军打仗感兴趣,自然在敌我方面还是很会划分,只要有人提起江流川就来神那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都会被代初雪无辜的划入敌人的界线。这往往让自己痛苦不已,树敌太多就意味着在交际方面须得小心翼翼,不能让他人看穿自己的心思。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代初雪却发现要是照这个标准去划分敌我,自己真的是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地步。因为连教语文的老太太在课堂上都直言江流川的作文写的不错,夸他的时间大过讲作文的时间。可见,年龄真的不是问题。

代初雪想想还是算了,好东西大家分享,看来共产主义的意识已经在代初雪的心里生根发芽了。爱一个人爱的突然大彻大悟起来,可见爱情和哲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相辅相成的。

不过,代初雪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有一次亲密的接触,还有一次他对自己的温柔。

代初雪虽侥幸进入学生会,可是想要和江流川单独相处实在是难上加难。有时候就算单独相处也是匆匆几句就被人叫开,代初雪有时候真恨不得去教育那些人说,打断我和他说话真的很不礼貌。但是,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江流川在学校作风比较低调,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身边的人不低调。可见,盲目追星的根源就在此处。比如说江流川一到球场上打球,便会有成群结队的女生无偿的去做啦啦队,比在校运会做啦啦队还积极。这往往惹得几个主办校运会的体育老师眼红不已。

其实在江流川心里还是挺注视代初雪的,他总觉得她像极了一个人。对了就是他死去的妹妹。江流川一比对,两人都很可爱。

特别是第一次看到代初雪的时候,有一种可爱的憨样流出。代初雪有着白皙的脸蛋,还有就是齐眼的刘海,但是却有一股流露出来的傻气。总之就是让人看了就想保护。

当然,江流川的心思代初雪是无法知道的。可是,她还是幻想能够做江流川的女朋友。于是,她经常会学习言情小说里面的情节。买一瓶水和拿一条干净的毛巾在球场边等着江流川打完球后递给他,没想到江流川还真的乐意接受了。

这可不得了了,旁边的人无不诧异加难以理解。纷纷看向西边看看太阳有没有昏头转向的脱离正轨,待到相信这是事实之时其锐利的目光万众一心的射向代初雪。

江流川咕噜咕噜的喝了半瓶水后,还拿起毛巾擦了擦脸。擦完脸红,目无旁人的拉起代初雪的手就走,还说太饿了一起去吃饭吧。

天呐,那一刻周边的人群想炸开锅似的奔告而走。而两人却若无其事的走到食堂,代初雪脸上火辣辣的,这还是第一次被男生拉着手。心里想着不过也没关系,这个伟岸的男子正是我的心上之人。

关于江流川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起代初雪的手一起去吃饭的消息在校园里不胫而走,高三的学姐都来到代初雪的班级外一睹其芳容,看看其是否汇集了天下美女之貌。

代初雪无奈的蜷缩在教室的一角,但是其庐山真面目还是被大伙知道。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代初雪相貌平平,这乃是一条正真意义上的流言蜚语。男神还是一如以往的洁身自好,大伙表示支持。最终,就此作罢。

代初雪虽然被大家像看外星人似的看了几天,但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毕竟被大家的男神拉过手,焉能有不得意之理?

易浱看到此阵容不禁忧心忡忡起来,在代初雪的面前提醒道:“昨夜子时,我观织女星系偏离正常轨道,初雪你定有祸事。”

代初雪看到易浱此模样,不觉好笑,配合性地说道:“小女子今早出门看黄历,知道公子你生辰八字与今日运程相冲,必遭人打。”说着撸起袖管,作势揍他。

易浱见此直呼住手。然后语重心长的丢下一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说完一溜烟的闪去。

代初雪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算命算到不知道自己年龄。怕你易浱是古今第一人吧。可谁想到,这个家伙的玩笑既然一语成谶。

江流川觉得代初雪像极了他的妹妹,所以也一改以往的不近女色进而有意无意的搭讪代初雪。代初雪唯恐不及,心下正在自鸣得意。想江流川一个神级别的存在,也臣服在我的花容之下。

代初雪在江流川面前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俩人也经常一起出入校园。引得大家一阵怀疑和不解,他们对此漠不关心,甚至周六周日还越好一起出去游玩。代初雪从表象已经觉得自己真的是江流川的女朋友了。

有一次,江流川问代初雪:“初雪,你说你的名字是初雪,是很容易融化的。”而代初雪就回答:“初雪在流川的保护下是永远不会融化的。”江流川便一时找不到对答的话语,直接沉默以对。

虽然在表面上江流川对代初雪充满着溺爱,而暗地里代初雪却以为江流川对自己有意思。因此直接的忽略了江流川以往的感情,知道一个人的出现才打破了代初雪的幻想。可见,女生在爱情的幻想上会比男生盲目许多。

代初雪在A中转眼便有一年了,在这个酷热的暑假江流川迎来了人生的转折高考奋战。鉴于江流川乃是江氏集团的公子,其父其母在本市的威名甚大,不便现身校园为令朗打气加油。而代初雪知道后便觉得真是天助我也,乘兴而去。哪知此兴过头,变成大衰。

A中的门口堵着各式各样的焦急人群,花花绿绿的太阳伞遮得蚂蚁像在朗爽的贵阳悠闲地度假。而其人群的热度很是沸腾,差点儿连人带物都蒸发掉。代初雪一袭连衣并带着蕾丝镶边的白裙混淆人群对着校门口翘首以望,要是如此岁月不识人的话,说不定千载以后代初雪就是一尊望夫石。

考场内部安静如水,而外面却是杀喊一片,可见战场的意义已经本末倒置。在千呼万唤中,各位考生或悲或喜地姗姗来迟。早已迫不及待的家长们一拥而上,嘘寒问暖。而考生们的表情却是丰富多彩,很适合创办一个人类所有表情的博物馆,真是一场考试显尽人间百态。

代初雪用一种仿佛在等一位至亲之人进入手术室后地表情伫立在校门口,待到考铃响过就像看见手术灯绿一般地焦急。在错认无数张面孔后,那张熟悉的面孔终于显现在她的视线内。

代初雪朝着他不断地挥手,江流川像是违了规的司机乖巧地来到代初雪的身边。代初雪因见到江流川便心跳加速,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江流川看出她的窘态,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初雪,谢谢你能来给我打气。”

话未说完,一位年轻的女孩便一溜眼的来到江流川的身边还亲昵的挽起他的手臂并娇气地说道:“流川,怎么会这么久?”

江流川一惊之下,握起了那女孩的手关切地说道:“小眉,天气很热干嘛不呆在家里?”

他们之间的动作被代初雪尽收眼底,想想还是挺难过的,至少他没对自己说那么热的天不应该来。这是在吃醋吗?不过,这醋吃得显然有点儿匪夷所思了。

江流川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只是突然良心发现。还有一个代初雪正在旁边,于是对着那个叫小眉的女孩介绍道:“小眉,这是代初雪,一个学妹。”

小眉伸出手很大度的拉了一下代初雪的手,并说:“初雪,我总觉得和你似曾相识。”

如此唐突的的作法,真的很令代初雪措手不及。其实,最让她措手不及的便是这个叫小眉的女孩。在代初雪看来,她的名字还不如叫小魅。如此的神出鬼没,还以为她练就了逍遥派的踏雪无痕。

代初雪打量着这个小眉,小眉确实是个很美丽的女孩。有着一种天然素颜的美丽,只是美中不足的便是她那挺苍白的面色。

沉寂一会儿之后,江流川对代初雪说让她明天去S街道的一家KTV,他要在那里办庆功宴。

代初雪沉浸在悲伤之中,为了不被看出自己的状态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而江流川便对她说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家。说完就挽着小眉的手臂有说有笑的走了。

代初雪回到家里后,实在难以置信江流川对那个小眉的态度。可是,想想有可能小眉是江流川的妹妹也说不定啊!想到这里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还一度的嘲笑着自己的多情。看来,代初雪在爱情上不光延伸到了哲学,还把阿Q的精神发挥地淋漓尽致。

第二天晚上,代初雪如约而至的去了那家挺豪华的KTV。令她意外的是,易浱怎么也在。目光交错中,前者看后者一时惊讶,而后者看前者就觉得理所当然。

代初雪坐在了易浱的旁边,把自己的纳闷说了出来。原来,易家和江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易父易母经常教育易浱要好好学习江流川,于是他自然而然的就会来参加这个庆功宴了。

不一会了,江流川来了。而小眉也在。还是那种小鸟依人的模样,挽着江流川的手臂。但是,今天她的面色却更加的苍白,却又有股我见犹怜的娇态。

看到小眉,代初雪就敌意起来。尚未摸清对方的状态,不知敌人的底细代初雪真是必输无疑。突然脑海灵光一闪,易浱总该知道吧?

于是,代初雪逼迫易浱出卖一下他的好朋友江流川。硬是在数个会合后,才得到自己最不想要却又真实的答案。

小眉的父母和江流川的父母是生意上的长期伙伴,而两家人又是邻居。所以从小两人就是青梅竹马,两家人的父母也高兴。可是,直到小眉八岁的时候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刚开始双方家长都瞒着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可是,两个人的感情却如炉火般升温。

其实,小眉的白血病一直处在潜伏期。可是,有一次她为江流川挡了一棍。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才说白细胞大面积扩散,要尽快的找到合适的干细胞更换。否则生命垂危,而且切记不能再让病人受到刺激了。

知道答案后的代初雪拿着几瓶酒一口气喝下之后便在喧闹的KTV彻底的沉默起来,令自己置身事外的想着江流川和小眉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了多久,那些人都断断续续地走后,代初雪也摇摇晃晃地想要离开。而令她意外的是,江流川却说送她回家。

浑浑噩噩的代初雪并不知道那些人是何时离开的,但听到江流川要送自己回来便清醒了一分。

江流川和代初雪走到那条香樟树林荫道上时,江流川却突然不走了。而是,拉起了代初雪的手坐在了旁边的交椅上。江流川强行把她搂在怀里,代初雪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江流川说起了他和小眉的故事,大致和易浱讲得差不多。江流川讲话的时候,最里面有谈谈地酒味。当他讲到小眉的病情时,代初雪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的表情抽搐起来。然后,他站起身来从口袋掏出一盒香烟旁若无人的点起来。在烟雾中更加感到了他的一种悲切和无可奈何。

他对代初雪说道:“初雪,其实我从第一眼见到你便觉得和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连小眉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

“所以,你很希望我帮小眉,对吧?”代初雪眼里流露出悲伤,原来他接近自己尽然是为了这个。

“初雪,你听我解释。”

代初雪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激动起来对着江流川喊道:“江流川,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江流川看到代初雪激动起来,情急之下直接跪在代初雪的面前说道:“初雪,对不起。但是,请你救救她吧?”

代初雪看着这个在校园叱咤风云的人物,此刻不免悲伤起来。好,江流川是我爱上你的,既然选择了这份难有成功的爱情,我便要为此付出代价。

代初雪拉起江流川,对她说道:“可以,我可以帮你如果配型不成功,我也没办法。”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江流川怅然所失的呆在原地,在眼前的烟雾里代初雪的背影渐渐隐去。

代初雪忧伤的回到家里,心里不断地骂着江流川是个重色亲友之人。但是,想来想去又觉得哪里不妥。哦!代初雪自私的认为他应该要重色轻友才行,不过此色应该用在自己的身上才对。

代初雪原以为自己和江流川如此的近距离中,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却不知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自己被他耍了?

一切的过程总是如此的难以摸透,往往幸福的时候便是悲剧的开始。代初雪不知道,江流川亦是不懂。

几日之后,代初雪瞒着家人说要出门旅游几天便到医院去给小曼配型。人间总是存在许多的巧合,苦苦需找数年未果的干细胞居然在代初雪身上配型成功。

医生和代初雪说移植干细胞将会有危害,其实此时的代初雪也有点儿怯懦起来,但是一想到江流川那种垂头丧气的情景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说她不怕。

江流川最近很殷勤的陪着代初雪,又让她感到了一种暖暖地意境。此刻代初雪突然明白,爱不是拥有而是陪伴。不管短不短暂,至少这是一段填补生命空缺的良辰。

手术很顺利的进行完成,代初雪穿着白色的病服躺在床上。透过大大地落地窗也可看到飞快而过的小鸟,还有就是永无止尽的吹风一直吹的树木猎猎作响。

代初雪再到小曼的病房前,看到以往那张苍白的脸上有一些红润。而江流川正在悉心的照顾着她,对她那无微不至的关心。代初雪知道,这或许不是一份承诺,而是无法阻碍的结局。

几日之后,代初雪悄然地离开了医院。她给她远在外地做生意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想要去他那里,他父亲很快地帮她安排好一切。

离开医院的前一天,代初雪分明的看到江流川在和易浱争吵。

易浱那天气冲冲地找到江流川对他吼道:“江流川,你好狠心,你还是个男人吗?亏初雪那么爱你,你却是如此待她?”

江流川冷漠的说道:“其实,我一直帮她当妹妹对待。”

“哼哼,妹妹。江流川,我看你就是王八蛋。”

“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不要在医院大吵大闹。还有,我会弥补的。”

“弥补?你拿什么弥补,两个臭钱吗?告诉你,江流川,别到时候害了两个人。”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易浱并不知道一切都是代初雪自愿的。

代初雪的眼泪夺眶而出,看来这一切总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愿,你会知道我一直都是那个默默守护你的人。

代初雪心里默默地念到,放心,江流川我不会让你觉得对不起我的。只要你记住,小曼的身上有我的延续。

曾经,我对你说。初雪在流川的保护下才不会融化,而你并不知道,初雪和流川相隔万里之遥,还抵达不了彼岸便会销声匿迹。

作者: 飞天原创文章代写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

关于我们

飞天代写网是国内老牌的原创文章代写团队 – 专业写原创。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团队拥有具备专业网站优化的工作人员,二十多名专业写手均具备良好的文学素养和较高的写作能力,技术与能力的结合定能为您输出源源不断的高质量SEO原创文章。

飞天代写网致力于解决目前中国大多企业网站花费巨资建设和优化但却没人管理的难题,想让网站活跃起来,必须要定期的进行文章加入且必须是原创。

通过更新高质量原创文章,可以做到增加网站收录、提升网站权重、提高网站在百度等搜索引擎上的排名与恢复被K或降权的网站。

点我进行咨询吧

我们一直为大家提供日臻完善的服务和高质量原创文章,新老客户都知道。

致还在犹豫的您:

您是否为网站里的原创文章内容发愁?

每天忙碌之后还要抽空去写原创文章?

或者您根本没有写作这方面的天赋?

那么您是否需要一名全职的网站编辑呢?

如果还有比这个更简单,更轻松的方式您可不能错过!

那就是选择飞天代写网!

我们来帮您解决这一切烦恼!

做您最贴心,最专业的原创文章编辑。
您的时间,应该用在做更有价值的事情上。

-
飞天原创文章代写网包月代更新服务 飞天原创文章代写网
客服QQ:2123456577,点我进行咨询吧 网站地图 原创代写 作文、微信文章代写代更新 关键词描述代写 影评自媒体文章代写代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4 Inc. 辽ICP备10017769号-最后更新:2023年08月08日 9:34:05今日头条文章代写 淘宝达人/头条文章代写 京东头条文章代写

飞天SEO原创文章代写网是国内老牌、专业的原创代写文章网站,提供各行各业原创软文代写服务,100%高质量原创网站文章代写轻松助您关键词排名上升,网站权重提高,实现共赢!

代写文章